人物專訪 : Verbos Electronics 創辦人 Mark Verbos | DigiLog 聲響實驗室




Mark verbos 15bw

人物專訪 : Verbos Electronics 創辦人 Mark Verbos



by 秦威 | 2017.01.07 | 精選文章 |

Mark Verbos, 從 90 年代初美國的 Midwestern raves 場景就開始了使用類比器材為主的 techno 演出。 身兼專業錄音工程師和音樂設備技師的他,在 2014 年一月創辦了模組合成器品牌 Verbos Electronics

你在非常年輕的時候就開始接觸音樂,從古典樂,techno 到電子音樂,如今甚至創立了自己的模組合成器廠牌。可以和我們談談這過程的轉變嗎? 

 

我從小學開始學了小提琴,小號和鋼琴,但當時的我其實對電子類的樂器比較有興趣, 甚至會為了彈 Casio 電子琴偷溜進 Target 賣場裡。 大概到了十三歲左右, 我有了第一組簡單的序進器(Sequencer),鼓機和電子琴的組合,也開始和朋友們一起錄製音樂。 在那一段期間裡我發現從無到有完成自己的音樂遠比彈奏別人寫好的作品令人著迷。 所以我在青少年時期就開始試著製作和發行 techno 舞曲並且在各地下室,甚至之後大型的 Midwest 銳舞派對裡演出。 

 

從地下室派對演出到參與大型銳舞活動對你而言是個怎樣的經驗?

 

我是在 1993 年開始參與了一些由 *Drop Bass Network 舉辦的小型派對...。我現在已經記不起來那些派對的名字了(笑)。 接著在 1994 年他們舉辦了一場叫做 Descension 的派對,當時演出的陣容有 Adam XHyperactive 和 Woody McBride。 我當時不過是個 17 歲的孩子, 只是在派對開始的暖場時段演出。 但是演出名單上的 DJ 對我而言都像是英雄一般的存在,他們可都去過歐洲巡迴演出並且發行過數張專輯的大人物。但 Hyperactive 卻在我演出時不斷地為我打氣,喊著 “嘿, hi-hats開大聲點啊!” 之類鼓勵我的話,讓我受到很大的鼓舞。 那次經歷對我而言是很關鍵的轉淚點。

 

*註: Drop Bass Network 是由 Kurt Eckes 和 Patrick Spencer 於1992年在密爾瓦基所創辦的銳舞組織和唱片廠牌,為美國 90 年代 Midwestern 銳舞場景重要推手。

 

 

你在芝加哥當了一陣子錄音工程師後, 接著又搬去了柏林, 可以談談你在柏林的經歷嗎?

 

柏林當時正在轉變, 原先破敗的城市因為不斷重建而復甦。在這過程中也逐漸開始吸引世界各地的人投入它,但柏林也因為如此變得時髦,商業化。 一些極簡舞曲廠牌,譬如 Minus Record 也開始重新定義柏林的舞曲場景。但是這樣的變化對於我,卻代表著柏林的結束。在美國, 各種電子音樂算是整個音樂產業的邊緣,我們必須不斷的為了讓它存在而奮鬥。 反觀歐洲, 人們可以以此維生而且媒體也非常的支持電子音樂, 所以很多美國人都去了柏林,對他們而言那裡正在發生的一切是他們嚮往且必須投入的運動。

 

 

你已經使用類比器材來進行現場演出很長的一段日子了, 為什麼現場 live 的方式對你這麼重要?

 

我其實也進行過蠻多以 DJ 為主的演出, 但是現場 live 演出對我而言是比較有趣的方式。 Live 是一種即時的音樂創作過程,我可以依據每一個演出當下的氛圍去發展音樂的方向。 所以每次的現場都會是完全獨特的存在,這是播放唱片沒辦法辦到的。 雖然以 DJ 的方式進行的確提供了很大的自由度和可能性, 但在我看來還是無法完美地和當下的氛圍結合。 Live 所帶來的獨特性,不確定性和可能失敗的風險對我是個很重要的概念,因為它表現的就是那個當下。 雖然在某一刻,我所做的音樂可能很棒,也可能遭透了。 至於我使用類比器材的原因是因為我可以在前置面板上調控所有讓音樂進行的參數,在沒有預設的狀態下自然地發展。

 

你曾經投入了很多時間在修復,複製和重新製造老舊的 Buchla 合成器,你是如何開始的?

 

在 techno 浪潮到來前,很多大型又複雜的機器開始消失, 不是被丟棄就是在車庫拍賣裡才找得到。 但大概在 80 年代末期,90 年代那段時間, 只要有在創作電子音樂的人反而開始狂熱地尋找和收購那些被遺忘的老舊合成器,沒有別的原因,因為價錢很便宜。我是在那時候開始創作音樂,也大約在那段時間開始著手於老舊合成器的修復,收藏以及製造我自己的電子樂器。 Buchla 電子樂器非常非常的稀少,那時應該沒有太多人看過它,更別說有機會去使用了。 我在 18 或 19 歲左右遇到了 Grant Richter,他是那時唯一投入在修復老舊 Buchla 系統的專家。 從那時候起,他就像是我的導師一樣, 我也因此有機會接觸到 Buchla 樂器和學習維修它的技術。 之後 Grant 為了創辦模組合成器廠牌 Wiard,將這個修復任務傳承到我的手上後也慢慢地不再進行 Buchla 系統的修復了。 

 

是什麼原因讓你開始自己的模組合成器品牌 Verbos Electronics?

 

合成器的狂熱者應該都對 Buchla 系統的配置和製造理念有大概的瞭解。 Buchla 的樂器就是一般我們提到 "West Coas(西岸)” 和 "East Coast(東岸)” 合成器理念比較中的 "West Coast"。它使用簡單的 oscillator (波形產生器)和訊號,藉由混合或者處理去產生複雜又豐富的聲音。 相反的,"East Coast" 反而是從泛音豐富的訊號開始著手, 像是鋸齒波和方波。 透過 filter(濾波器)去除一些不要的頻率,進而對聲音進行調變。 除此之外, 它們在*控制訊號的方式上也有不同。 就像 SergeWiard 的合成器將 Buchla 200 的功能以更容易的介面帶給大眾一樣。我的想法是想將一些 Buchla 樂器上被遺忘的功能和概念跟一些 techno 的哲學進行結合,以 Eurorack 模組合成器的形式呈現。 主要的理念是去探索不同的方式來製作聲音,去優化創作音樂的方式。

 

 

*註: 就合成器的設計概念而言,East Coast ,Robert Moog為代表,主要是減法合成,使用 Filter 濾波器調出聲音,並且利用傳統的鍵盤概念進行音樂的進行。West Coast 則是屬於加法合成的邏輯,使用 Waveshape 波形塑型和 FM 頻率調變去創造更具有實驗性和不確定性的聲響。在控制訊號上使用的是控制電壓序進器(CV sequencer)當然 Don Buchla 便是這思維的代表人物。

 

 

我知道這也許有些困難, 但哪一個 Verbos Electronics 的模組你最自豪?其他的模組廠商呢?

 

Harmonic Oscillator 是我們的指標性產品, 我想市面上沒有任何一個模組像它一樣。 我也有許多其他品牌的模組合成器, 但 Buchla 200 仍然是我的最愛。 

 

 

秦威個人網站:
http://www.machinesoundmusic.com/

原文出處
http://www.citypages.com/music/mark-verbos-playing-live-is-a-lot-more-interesting-than-djing-6645001

此文章被欣賞 357 次



作者: 秦威

簡介:沈迷在電子音樂和聲響噪音,僅僅而已.

90x90

登入會員,參與更多音樂討論。

登入會員

目前沒有評論

追蹤我們的最新動態!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Rss


講座資訊



好玩有趣的音樂產品:




其他人同時也在關注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