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訪玉成戲院錄音室 Cinema Session - 見識 The Tic Tac 的現場魅力 | DigiLog 聲響實驗室
讀音樂 » 精選文章 » 走訪玉成戲院錄音室 Cinema Session - 見識 The Tic Tac 的現場魅力

走訪玉成戲院錄音室 Cinema Session - 見識 The Tic Tac 的現場魅力

Img 5154
Author by crysis Cal 2021.04.10

“歌曲本身即是樂手與聆聽者之間的敘事和對話,而我希望我們的故事是能夠讓聆聽者投入其中的。”

擅長透過不同的樂手編制、不同的表演型態展現出歌曲獨特動態感的 The Tic Tac ,在這一次 Cinema Session 開始錄製前的訪談這麼說道。

 

在歌曲與聆聽者對話之前,我們必須先讓樂手之間產生共鳴。

走進諾大的主要錄音間,靜置於鼓傘 ( drumbella ) 下的鼓組很快即吸引了筆者的注意。

 

 

沒有 Hi Hat 、沒有其他複雜的配件 ,鼓組由重新設計過的要件構成。
「我們用 Crash Ride 取代了右側的 Ride ,因為 Crash Ride 的音色變化與傳統 Ride 很不同,所造成的動態感、流動性也十分不同,這迫使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新的編曲模式,我們用吉他來取代的 Hi Hat 也是類似的邏輯。」 The Tic Tac 主唱兼吉他手小茶說著。

 

由左至右,分別是 xylophone、銅鈸 Pastie 20" Twenty Masters Dark Crash Ride Cymbal、小鼓 Ludwig Pioneer snare 1960s、落地鼓 C&C Drum 16"Floor Tom、大鼓 C&C Drum 22x14 Bass Drum(用了特殊夾具讓他變成直立式來演奏)

 

對於見慣傳統爵士鼓組配置的筆者來說,這段話固然造成了相當大的震撼:一般來說會覺得「一段旋律」是由各個樂器“加總“構成的,但 The Tic Tac 並非這樣呈現他們的聲音,他們將每段旋律都視為由各個樂器音色和演奏的「合成 synthesis」。這樣的編制也讓筆者更加想瞭解, The Tic Tac 是如何用其他樂器來和鼓組調和、如何讓 Hi Hat 重現在其他樂器中? 對於他們來說,是如何「合成」每項樂器的聲音?

 

 

「這顆很有趣,這是 Handmade 的 Overdrive,只要轉下這顆旋鈕,它就可以“抑制“掉一般破音常見的中頻。」小茶指著效果盤右上方的那顆效果器說著。

 

原本 Overdrive 的電路設計運用 op amp 放大訊號模擬音箱聲音,透過 Soft-Clipping 讓原本圓滑的波形呈現微微的稜角(如上圖),使中高頻顯出鼻音「嗯」聲,在solo時會有特別的動態。
 

但這顆 Tic Tac 自己找人特製的 Overdrive 在這次的歌曲演奏中,反而不是扮演這樣的角色:
不同的電路構成讓它能夠削弱中頻,讓吉他刷節奏時,留下高頻部分,如此一來,間接的補足了剛才鼓組所沒有的 Hi Hat,從思考兩項樂器在同一段旋律中需要扮演的角色,來處理兩者合在一起的音色呈現。

 

 

「這幾顆就比較 Hard 一點了」介紹完剛才那頭的幾顆 Overdrive 後,小茶繼續介紹詠翔的效果器和另一把吉他的音色設計。

這類破音多為 Fuzz 系列,特別的是由於他們採用音箱頭音色的特性,導致原本常用的 Afro Fuzz 音色較不突出,為了保有 Fuzz 的特色,又希望 Solo 時不會被其他樂器掩蓋,所以加上 Mustard War Pig Treble Boost 做搭配。

最先被筆者注意到的,是位於最左側起頭的 Marshall 的 Shred Master ,這算是一顆蠻好被認出的 Distortion。接著,往後看去,的確如小茶所說,相較於小茶多使用 overdrive,吉他手詠翔使用的多為 Distortion。「這兩邊是互相配合的。」「Pete Cornish NG-3 Fuzz 配上 Vintage Crowther Hotcake」「Menatone Red Snapper overdrive 配上 Marshall Shred Master」


「每個音色的搭配都是仔細聆聽的結果」The Tic Tac 在兩把吉他上分別用了不同程度的破音,這樣的設計讓歌曲即使在溫柔而沉靜的樂句之後,仍可以有狂暴的而直接的表述。

 

可以看到這邊效果盤上採用的全是 Hard - Clipping 的 Distortion

 

不同於剛才介紹的 Overdrive ,這類效果會將波形“失真“的更加嚴重,產生 Pulse (脈衝波、不等比例方波)的波形(如上圖)

這種效果相當仰賴手部與琴弦的互動,若是不小心過於出力,可能反而讓音色變模糊,消失在歌曲裡面。

 

收音 — 樂手製作的每個波形都至關重要

「我花了很多時間來回調整鼓組的麥克風,因為大鼓 ( Kick ) 是直立式的,我不斷嘗試如何收到最純粹的大鼓聲,現在你們看到的麥克風擺設是我認為最能夠收到每一個鼓件完整發聲的狀態。」回到 Control Room 後,正在執行預備作業的錄音工程師 Andy 趁著空檔,和我們分享著。

 

相較於普通鼓組的收音方法,重新構組的打擊樂器在收音上儼然成為錄音師 Andy 的一大難題,除了收拾

Crash Ride、小鼓、 Floor 、大鼓鼓皮的 Overhead 之外,因為大鼓是直立式的,致使下方的麥克風看來更加錯綜複雜。

 

接近正式錄音/錄影時,合音歌手開始在 Control Room 以及 Recording Room 中間的走道集合,正當筆者納悶時,看到了置於走廊前、後的麥克風,這才發現, Andy 利用走廊空間來收錄合音,藉此達到最自然的 Reverb 效果。

 

此行前,即藉由文章得知錄音師 Andy 不喜歡用 DAW 中數位模擬出來的 Reverb ,

若是他想要得到空間感,他就會實際在一個能夠打造出理想中 Reverb 的空間做錄音。

藉由即將在走廊錄製合聲的場景,讓筆者見證了 Andy 對於自然 Reverb 的堅持。

 

即將正式錄音以及拍攝, Andy 坐在 Control Room 中,神情專注的調整每一個細節。

 

我們身處於一台電腦就可以搭載數十台數位合成器的時代,我們時常只是更動參數,或多掛載一個 Plug-in 便完成一個令自己滿意的音色,讓我們時常忘記這些音色的本質,是經由各個波形交互影響、在空間中相互交涉、合成而後產生的。這次參訪中,筆者見識 The Tic Tac 採用了更為「類比」,或甚至可說是「原始」的方式來完成“合成“,搭配上由錄音工程師 Andy 親自設計的空間,讓每一個樂器的聲響相互交織,讓我們能從每一首作品中,細細挖掘每項樂器緊密而契合的連結。

 


 

延伸閱讀:

最新的 Cinema Session

甚麼是 LIve Session - Live Session 概述來說,即是強調不經過大量後製調整,由現場直接收音呈現的音樂作品

可以在此處查看由玉成戲院錄音室所開創的 Cinema Session

 

本次 The Tic Tac 所使用之器材

Gibson SG junior 1967

Pedals

  • Dirty Boy Afro Fuzz
  • Mustard War Pig Treble Boost
  • Pete Cornish NG-3 Fuzz
  • Menatone Red Snapper overdrive
  • overdrive handmade

Amp

  • Handmade Head(60s fender bassman like)

Fender custom shop 50’s Jazzmaster

Pedals

  • Vintage Ross Distortion pedal (Tan version)
  • Vintage Crowther Hotcake (90’S Two knob)
  • Vintage Marshall Shred Master
  • Korg Pitchblack Tuner
  • Alien Rabbit Cable Belden 8412
  • Pedaltrain metro 20
  • Strymon zuma r300

AMP

  • Vox Ac30

Drum

  • C&C Drum 22x14 / 16
  • Ludwig Pioneer snare 1960s
  • Paiste 20" Twenty Masters Dark Crash Ride Cymbal
  • xylophone

Bass

  • Gibson EB-2
  • Fender America P-Bass

 

 

Watched 此文章被關注 387 次

Img 7940

作者: crysis

簡介:大學生,念傳播學院,喜歡貓,覺得這城市每個場景都該有適合的背景音樂。

討論區

目前尚無評論

Digi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