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合成器魔術師 Kaitlyn Aurelia Smith | DigiLog 聲響實驗室
讀音樂 » 精選文章 » 人物專訪: 合成器魔術師 Kaitlyn Aurelia Smith

人物專訪: 合成器魔術師 Kaitlyn Aurelia Smith

Kaitlyn aurelia smith 2.0ca56d9b
Author by 秦威 Cal 2017.02.04

Kaitlyn Aurelia Smith ,成長於美國華盛頓州西北部的恬靜島嶼 Orcas Island 。曾在波士頓伯克利音樂學院學習作曲和音樂工程,當時主要以人聲、古典吉他和鋼琴進行音樂創作。畢業後,她再次回到了 Orcas Island ,並在一次偶然的機緣下接觸了 Buchla 100 系列合成器。 

 

 

可以和我們談談你的成長環境嗎?

 

我是在一個人口大約一萬人的美麗島嶼 Orcas Island 長大的。居民有許多是為了給小孩良好成長環境而搬來的退休藝術工作者。島上的教育方式非常多元,包含大量的戶外體驗和師徒制度。很多社區設施或工作坊對兒童都是免費,那裏的藝術家們也很樂於教導那些孩子。我住在一個山谷裡,父母親在那裡管理著著一間小教堂。我記得教堂裡有一架鋼琴,而且我總是可以在裡面彈上好一陣子。

 

是因為鋼琴的關係後來才會去學校學習作曲嗎?

 

我小時候是以在家自學的方式受教育,在十六歲的時候因為替一位電影配樂師工作而接觸了 Pro Tools 。從那時起我也開始依據影像進行了一些聲音實驗和旋律的創作,而這樣的作曲方式也延續到我之後的所有作品,我總是試著將腦海中的影像以音樂創作呈現出來。

 

妳在創作音樂時看到的是什麼樣的視覺影像呢?

 

在創作時我主要是根據演繹或是歸納兩種不同的概念進行。有時我會根據腦海中出現的色彩開始發想,而每一個創作的片段也會在我的腦中迸發出其他的繽紛的顏色。藉由這樣的循環回饋逐漸勾勒出影像,進而發展出故事。有時我也會因為受到某個真實影像的刺激或啟發而開始進行作曲。譬如,我從小就在大自然的環境中成長,所以自然的景觀總是會帶給我許多創作的靈感和渴望。影像和視覺在我的作品中佔了很重要的位置,它幫助了我跳脫傳統作曲方式的限制。 

 

 

我曾經讀到 EARS 這張專輯中的某些作品主要是受到 Moebius 和宮崎駿的啟發,對於這點妳可以為我們說明嗎?

 

當時是因為看到了他們的影像作品,讓我也想藉由聲音去建構出一個色彩繽紛的環境氛圍 ,一處帶有未來感的熱帶叢林。

 

在創造那四處蔓延的聲響叢林時,你是如何決定一件作品的完成呢?

 

我也說不上來自己是否知道在哪個時刻作品算是完成了,但我想是應該是直覺吧。我會在充足的休息過後,回頭聽聽自己的創作,直到我不想再添加任何元素為止。這個過程就好像在說話一樣,我們不會去思考句子該在哪裡結束,只是單純的讓那對話繼續發展下去。就像是米開郎基羅總是從巨大的石塊開始雕刻,直到作品自我浮現為止,我的創作過程和他很類似,只是在我眼前的是一道由聲響所構成的牆面罷了。

 

你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接觸到 Buchla ?

 

從伯克利音樂學院畢業後,我回到了 Orcas Island 。某天在幫忙鄰居整理錄音室的時候,他問了我哪位作曲家對我的啟發最大,我當時提到了 Terry Riley 。他聽到時非常興奮,他告訴我他曾經在紐約大學教授過電子音樂並且邀請我去參觀他的收藏室,在那裡我第一次看到 Buchla 電子樂器。那時的我完全不知道眼前龐大的器材是什麼,只感覺像是站在一個太空梭的駕駛艙裡。後來,我鄰居將* Buchla 100 系列借給了我,希望我能夠自己去模索它在音樂上的可能性。那台 Buchla 100 系列只配置了 12 個模組,沒有搭配序進器或是觸控面板。在那大約一年的日子裡,我總是會將僅有的兩個振盪器長時間地開著,並且專心地聽著它們相互加成後的影響和變化。

 

*註: Buchla 100 系列是 Don Buchla 在 1963 年受舊金山磁帶中心(San Francisco Tape  Music Center)創辦人 Ramon SenderMorton Subotnick 委託製造。 包含 25 種以上的模組、電容感應觸控面板和類比序進器。

 

 

在那之前你知道任何在電子音樂領域的作曲家嗎?

 

Laurie Spiegel 應該是我當時唯一知道的的電子音樂作曲家,在接觸 Buchla 之前我對電子音樂暸解的不多。那段時間,我對女性作曲家很感興趣,Suzanne Ciani 和 Laurie Spiegel 是我最先接觸到的作曲家,她們創作的調性音樂是我也想嘗試的方向。雖然那時ㄧ些男性作曲家的作品也非常具有啟發性,但大部份男性作曲家的音樂好像是來自外太空的聲響,我也喜愛,但我比較傾向將那些聲響融入我的調性音樂裡。

 

Terry Riley 的作品呢?

 

他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 ,應該也是大家所喜愛的 ,就是 A Rainbow in Curved Air。他音樂中散發出的愉悅和新奇感很令我著迷。它不是那種洗腦類型的音樂,不管我們如何反覆聆聽,總還是會在其中感受到一絲新意。因為它擁有大量的訊息在裡面,所以樂句並沒有太多重複的片段。對了,Laraaji 的作品也會讓我這樣無止境地聽著。

 

妳有嘗試過其他的合成器嗎?為什麼 Buchla 特別吸引妳?

 

當然。我嘗試過許多不同的合成器,而每一個合成器都有屬於它們自己的個性。至於為什麼我特別著迷於Buchla合成器,我想是因為我喜歡和它互動的方式,它就像是我身體一部分的延伸,我甚至可以藉由肌肉的記憶去演奏它。雖然它有著音準偏移的問題,有時一場表演裡我可能需要即時調音四到五次。但也因爲如此,能讓我在演出中更加專注。 

 

Michael Walsh 版權所有

 

似乎沒有那麼多人在使用 Buchla ?

 

的確是這樣,但主要也是因為市面上並沒有那麼多台當時的產品。除了大約四年前 Buchla Electronic Musical Instruments 重新復刻發行的 Music Easel 之外,目前應該只能到加拿大國家音樂中心(National Music Centre)斯德哥爾摩EMS或是一些私人收藏才有機會接觸到。有許多台Buchla系統目前都有故障或損壞的問題,我印象中似乎也只有兩個人有能力維修。不過目前應該有許多人在使用新版的200系統-200E。

 

 

 

可以和我們談談妳如何將一些會重複的樂句片段變得有趣嗎?

 

在創作時我會把聆聽對象放在心上,不斷地問自己在哪個時間點會開始覺得無趣。因為使用電子樂器時很容易掉入重複的樂句中,所以我盡量不會進行純粹的模組合成器演出。再者,當所有模組合成器利用外部定時器同步進行時,有時真的很難跳脫機械感並且在音樂裡表現出人味。為了避免如此,我會將合成器當成樂器一般彈奏或者使用濾波器進行一些不可預期的變化。當重複的片段發生時,我也會大量地重新組合音符。我在學校曾經上過 Paul Simon 的作曲課,他告訴我,人如果聽到重複三次的樂句後,大腦就會開始感到煩躁。雖然我不會完全遵循他的說法,但我的確會藉著調變一些濾波器、音質、音符或是節奏去增加重複樂句的變化性。

 

在一些你的作品裡,節奏的部分似乎是藉由重複的人聲、音色和結構去呈現的。那些聲音素材是取自?

 

在 EARS 這張專輯裡,聲音的素材主要是採樣我自己的聲音、*類比合成器、木管樂器、安比拉琴(mbira)和一些野外錄音,接著經由**粒子合成法(granular synthesis)去創造節奏。

 

 

*註: 在EAR專輯中主要出現的合成器聲響來自於 Buchla Music EaselEMS Synth、 ARP 2600OscarKorg Mono/PolyElectrocomp 101 以及 Moog Werkstatt

 

**註: 粒子合成法(granular synthesis),一種聲音合成的方式。將聲音片段切割至1到50毫秒左右的時間長度,再利用這些稱為粒子(grain)的聲音切片重新組合堆疊出聲響。

 

 

原文出處

http://daily.redbullmusicacademy.com/2016/01/kaitlyn-aurelia-smith-interview

https://www.ableton.com/en/blog/kaitlyn-aurelia-smith/

秦威個人網站

http://www.machinesoundmusic.com/

 

Watched 此文章被關注 1440 次

作者: 秦威

簡介:沈迷在電子音樂和聲響噪音,僅僅而已.

討論區

目前尚無評論

Digi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