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隱形 : 從事音樂科技產業的女性 | DigiLog 聲響實驗室




Bj rk   bda

不再隱形 : 從事音樂科技產業的女性



by Zoe | 2015.03.23 | 精選文章 |

  從古至今,皆不乏如此的論點:女性為感性、直覺的生物,而男性則依循邏輯與理性行動。某些被形容為「冷靜的、陽剛的」工作,女性由於太「情緒化」而無法勝任:女人不會開車、不擅電腦、科技無能,在這些領域中的表現一定會落後於男性。科學領域儼然被男人所壟斷、支配,「科學」變成專屬於男性的特質。
 
  社會對於操縱「機器」的女性似乎特別不信任:從女公車司機、女賽車手、女刺青師、女科學家,甚至到台上彈奏吉他的女樂手。我們很常聽見這樣的聲音:「是女的耶!她厲害嗎?」,人們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質疑「她」的專業,然而我們卻不會對男人發出這樣的疑問,只因她是女人就需要遭受不平等的檢驗。因為女性的傳統性別角色,從事這些職業都不是「常態」,女人與機器、科技之間的關係是不自然的、不被認可的。在大部分行業,包括音樂產業裡,「男人只要說一遍就會被聽見的事,女人要說五遍」。很多人會說,這個時代的女性早就已經和男性平權。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下面文章是一名男記者,同時也是一名音樂創作者的觀點,他從 Björk 的一篇訪談說起,並提出音樂產業的性別問題和原因。
 
(註:原文作者為男性)

 


 
  女性平權組織及網絡平台 Female Pressure 在國際婦女節公布了一系列女性藝術家正在使用科技進行音樂創作的照片。Female Pressure 表示,這個想法其實是在回應 Pitchfork對 Björk 做的一則訪問。Björk 在這篇名為「隱形的女性」的訪談中,細數自己身為女性創作者的困難處境。我們會驚訝的發現,就算是精靈天后 Björk,已經被公認為「超級巨星」的她,在「製作人」的身分上,仍舊難以獲得她應得的認可。
 
隱形的女性
  訪談內容大概是說,Björk 認為媒體和粉絲都預設了這樣的論調:「女性不會、也無法擔任實際的製作人」,這在 2015 年的現在聽起來老掉牙的可笑,但卻是事實。「人們看到的老是就只有那樣,」Björk 告訴 Pitchfork,人們僅僅只因他們在舞台下看到的(正在台上演奏的男樂手)、在媒體上看到的,就草率的決定了他們對女性音樂人的想法,那就是:她們沒有實際參與音樂創作。
 
「或許不能全怪性別歧視,但性別平權仍是場正在進行中的戰役。我希望這聽起來不會太像辯護之詞,但事實就是這樣。我的確可以感覺到第三波或是第四波的女性運動浪潮正在醞釀之中。所以或許現在該是逐漸打開潘朵拉盒子的時候了。」
 
  Björk 的新專輯是在她和長期伴侶 Matthew Barney 分手後所做,是一張講述她個人情感歷程與生活轉變的作品,但她卻表示,媒體總是容易忽略她專輯製作人的地位,大家卻老是只把她當作一名「歌手」。「專輯製作過程中有百分之八十的時間都是我一個人,我自己寫旋律、自己待在電腦旁邊、自己剪輯音樂。這些對我來說都是我一個人的事情,我不想要我做事的時候有人打擾,或是進來拍攝。在這個階段我不會邀請其他人進來。」
 
  僅僅因為 Björk 不想被人拍攝自己正在製作音樂的照片,不代表人們就可以預設,是其他人替 Björk 做了製作工作。人們有責任,謹慎的從創作者個人的角度去了解創作人。我希望我們不會因為任何原因強加義務在創作者身上,至少不是因為她們的性別。
 
Björk 的故事不是個案
  當然,即便創作人不想被拍攝,但那顯然不是照片沒有更廣為流傳的唯一理由。在新興音樂科技產業中,從行銷到媒體的所有環節,「使用工具*做事的女性」的影像都非常明顯的缺席。這個現象實在令人不解,難道在做產品行銷工作的人,認為把女性圖像放進宣傳是個錯誤嗎?
 
  我相信這個問題大概始於人們接觸音樂的途徑。我們的媒體太常迴避有關科技的議題,從製作,到任何可能涉及音樂器材技術性層面的討論,通通都迴避。讓大眾對「專業的音樂人」有種莫名的敬畏與懼怕。(而我們甚至還沒開始探討性別問題。)當上述的缺失,碰到了性別身分偏見的議題,事情只會更糟。如果大部分的音樂人都只想維護自己「魔術師」的大眾形象、都只想在大眾面前表現出完美無瑕的一面;如果他們老是與「音樂是如何做出來」、與音樂技術的討論脫節—這樣下去女人只會承受更多的壓力,最終所有人都會是輸家。男性和女性創作者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都想要在既存的規範下行銷自己。這就是為什麼最後我們得另外找尋方法,讓創作者們能夠依照他們自身的意願,呈現他們真正想要呈現的自我,以及他們在做的事。
 
  我們都需要某種程度的獨處和隱私,但我希望可以找到更多機會,讓我們能夠感到自在,並邀請別人參與自己更私人的創作過程,包括參與我們和工具之間的關係。如果我們真的關心音樂,並且把它當作是人類物種共通的語言,就應該給予擁有邀請權的創作者們足夠的空間,讓他們願意分享。這代表了我們正在前往「看得見」的道路上:不再是盲目的迷戀或崇拜音樂技術,而是去理解音樂對創作者來說十分個人且具意義;代表我們願意抬頭正視,而不是去畏懼那些創作工具、工具製造者,和工具使用者。我認識很多音樂創作者,當然其中有非常多女性,她們沒有任何一個希望「隱形」。如果她們如此大方,願意敞開心胸和我們分享,我們就接受並且鼓勵她們吧!
 
*註:tools,指電腦、音樂軟硬體、器材等創作的媒介或是工具


 

 


  如同 Björk 和本文作者所說的,這不只關乎性別議題。對於數位或是電子音樂,人們的印象似乎就僅止於那些纏滿電線的器材和會發光跳動的螢幕。但在科技如此迅速發展的年代,人們必須接受,電腦和機器已經成為我們體會世界的另一種途徑,就跟使用眼睛和耳朵一樣自然。如同紙筆,科技也能是一種藝術創作的選擇,無論男女,應該一樣有權接受科技教育,和使用技術器材。
 
  社會大眾對於音樂和科技技術層面的疏離感,不只造成女性創作者的弱勢處境,男性創作者也因此自我束縛,無法如實表達自我。人類科技和創意的發展,從來就不只是單一性別的事。
 

此文章被欣賞 655 次



11042094 829841337088938 767551279 n

作者: Zoe

簡介:喜歡任何神秘奇怪的事物、音樂、文字、電影、思想。尤其喜愛能夠將腦子裡的混亂狀態顯現出來的聲音或是影像。

90x90

登入會員,參與更多音樂討論。

登入會員

目前沒有評論

追蹤我們的最新動態!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Rss


好玩有趣的音樂產品:




其他人同時也在關注的文章: